您的位置> PT电子游艺>推荐专家>亚洲堵场上线了-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夏穗生,今天实现了他的承诺——捐献角膜

亚洲堵场上线了-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夏穗生,今天实现了他的承诺——捐献角膜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1-11 12:12:06

亚洲堵场上线了-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夏穗生,今天实现了他的承诺——捐献角膜

亚洲堵场上线了,2019年4月16日,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之一、同济医院夏穗生教授辞世,享年95岁。家属遵从夏老遗愿,捐献角膜。并向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捐献了100万元用于医学研究。

夏穗生教授于2013年3月26日(武汉市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日)登记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今天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挺起中国医学的脊梁 ——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夏穗生的不懈追求

“截至今年1月,我国公民累计实现器官捐献21688例,捐献器官61902个,挽救和改善了近7万名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和质量。”这是一份关于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状况的报告。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跃居世界第二位。

看着这不平凡的数据,4月7日,95岁的夏穗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我国,每年有超过两万名患者因为各种疾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让生命之花再次绽放。从出生仅4个月的婴儿,到古稀之年的老者;从单独的肾脏移植到多器官联合移植,目前,我国已实现包括心、肺、肝、肾、胰腺、小肠在内的胸、腹腔脏器移植。

读起那些重获新生的故事,人们常为那些人性的温暖、惊心动魄的救治而感动落泪。被誉为“医学之巅”的器官移植,在我国如何一步步从实验走向临床应用?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武汉同济医院教授夏穗生。

用130条狗的实验打开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大门;建立新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实施亚洲第一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手术;培养中国器官移植第一批研究生……面对无数的“首次”“第一”,这位医龄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微笑着说:“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惟愿不负国家培养。”

不凡视野 拓荒生命“禁区”

上世纪50年代,夏穗生从同济医学院毕业,成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医生。确定研究方向时,他义无反顾选择了外科。“那时,外科在我国刚刚起步,有许多工作需要去做。”

1955年,国际上首先实施狗的同种异位肝脏移植实验。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这一医疗界的新闻并未广泛传播。1958年9月10日,夏穗生将一只狗的肝脏移植到另一只狗的右下腹,术后,这只移植了肝脏的狗存活了10个小时。这是国内对于肝脏移植的一次实验性探索,与国际医学发展不谋而合。

世界医学的车轮依旧滚滚前行。1963年,美国施行了世界首例人体原位肝脏移植手术,患者存活了7天。

消息传出,步入不惑之年的夏穗生立即查询英文和德文的相关资料。然而翻阅所有相关论文、报道后,夏穗生的心凉了半截——手术方对核心技术只字未提。

“突破技术难关,只能靠自己。”夏穗生翻阅资料、建立实验室,由于缺乏人力、财力的支撑,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这项工作一直在胶着中进行。

1972年,夏穗生出任同济医院腹部外科研究所副主任。已年近半百的他,在重症肝病病人的眼神里,感受到强烈的求生渴望。“肝脏疾病一旦到了终末期,肝移植就是患者唯一的希望,器官移植事业亟待启幕。”

“让我国医学立于世界医学之林,必须开展器官移植,这是祖国的召唤、患者的嘱托。”夏穗生说,“一种渴望进行肝移植的执念渐行渐近。”

“既然没有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我们就自己摸索着做。”夏穗生笃定决心。

屡败屡战 攀登医学之巅

在同济医院档案馆里,一张发黄的手术照片定格着那段尘封的历史。

一幢古旧的两层小楼,刻录着夏穗生和同事们最艰苦的5年时光。看似平淡无奇的实验室,注定惊心动魄。一个直径约70厘米的小型消毒锅,是实验室里最先进的“家当”。这个靠一盏煤油汽灯点火、不停往打气口打气才能升温的设备,仅术前消毒就需要耗费一天的时间。

1973年年9月5日,第一只狗的异体原位肝移植实验进行。

供肝组取肝、受体组切肝并实施肝移植,一个看起来原理非常简单的手术,却潜藏着重重危机。血管吻合的顺序、凝血机制的建立、术后排异的规避……一系列问题都是未知。

第一次实验失败了,第二次也失败了,第三次还是失败。

夏穗生把实验狗的肝脏切下来后,创面血流如注,他只能用细丝线逐个点去结扎。每次手术下来,仅打结就有400个,才能将出血点止住,这大大增加了手术时间和风险。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验研究,夏穗生发现出血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供肝失活或功能极度不良;二是受体肝被切除后,无肝期凝血机制紊乱。昼夜攻关,他发现在常温下肝耐受缺血时间极短,但如果将缺血的肝迅速以4℃的保存液灌洗降温,就可以延长存活时间,达到4小时左右。

问题发现了,可购买昂贵的保存液又成了难题。

“自己做!”这难不倒夏穗生。参照国外的保存液成分,夏穗生自制溶液,成功延长了缺血肝的存活时间。

器官移植后的排斥反应是一项世界医学难题,国内外都在攻关。由于当时没有有效的免疫抑制剂,肝移植后的狗往往只能存活几十个小时。“这样的移植对延长生命失去意义!”夏穗生带领移植小组与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合作,最终发现从马身上提取的抗淋巴细胞球蛋白(ALG)可以更好地控制排斥反应。

历经4年多时间,开展98次分解手术、实施130次狗的原位肝移植术后,谜团终于被一一揭开。经过多番改进,肝移植手术核心模式终于被确定下来。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自主掌握哺乳动物大器官移植的完整手术。

甘为人梯 夯实医学之基

1977年12月30日,夏穗生刻骨铭心。

那天,他为一位肝癌晚期的女患者成功施行了肝移植手术。

不久后,又为一位男性患者开展了肝移植手术,患者存活了264天,创下了当时国内肝移植存活时间最长的纪录。

从实验室到人体,器官移植实现了令人振奋的跨越。中国人体器官移植事业从无到有,就此起步。

1978年,夏穗生在《中华外科杂志》发表《130例狗原位肝移植动物实验和临床应用》,并在第九届全国外科学术大会上报告,整个外科学界为之振奋,并由此掀起了我国第一次器官移植的浪潮。

其后,夏穗生将视野投射到其他各种器官移植上,并不断创下新纪录:1984年,成功进行我国首例胰腺移植;1989年,在国内率先开展亲属活体脾移植;1995年,成功实施亚洲首例腹部多器官移植……

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在夏穗生带领下,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开展了包括肝、肾、胰腺、甲状旁腺、胸腺等多种器官的移植。

正当医学界为夏穗生屡创移植纪录而惊叹时,他却悄然“转身”,转而培养器官移植事业“接班人”。

“要让中国器官移植的事业发展壮大,关键是人才。”“让年轻人站在前台,我的任务是搬梯子。”这是夏穗生常说的话。他对学生们的学术要求,是国内暂无人研究的课题和国际最先进的课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立起中国医学的脊梁。”刘乐欣、姜洪池等一大批国内器官移植中坚出自夏穗生门下。

2011年,夏穗生凝聚自己毕生科研和临床经验,主编《中华器官移植医学》专着出版。我国着名器官移植专家、原国家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教授在书序中评价:“夏穗生教授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他从医70年的奋斗史也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生动写照。作为我国器官移植的奠基者,他鞠躬尽瘁,参与、推动和见证了我国器官移植发展至今的全过程。”

如今,器官移植的“中国模式”已成世界医学楷模,但器官短缺依然是一个难题。2013年,夏穗生登记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要别人捐献遗体器官,自己不做出榜样,只讲空话,不做实事,不行。”夏穗生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器官移植获得新生,我国可以为世界器官移植事业提供更多的中国方案。

新中国成立70年,中国医学发展与时代同步,走上世界舞台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济医院作为国家医疗队,不断打破常规,创造一个个医学奇迹,突破一个个医学难题。回溯历史,我们肃然起敬。

如今在中国,每一年有几千人签署器官捐献协议,有超过2万人因为各种疾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还有更多的人因为这一技术看到了生命的曙光。

中国器官移植的起源:夏穗生与130条狗的奇思妙想(2013年)

中国器官移植 心 路 纪 实

我们欣赏生命之花再次绽放的美丽,为那些重获新生的梦想而感动。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

他,就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之一——夏穗生,是他用130条狗打开了中国器官移植的大门。与同仁们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培养了中国器官移植第一批研究生,成为了中国器官移植界的一面旗帜。

no. 1

学术新星 年少业成

1924年4月17日,夏穗生出生于浙江余姚的一个殷实之家,中学时代在上海度过。沦陷的上海,多数大学必考日语,夏穗生报考了考英、德语言的同济,面试时他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回答了主考人提出的全部问题,其他课程尚未考完就被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提前录取,从此与医学结缘。

毕业时,夏穗生选择了外科,成为一名年轻的外科医生。刚出校门没有多久,他就掌握了直肠、肛门的手术技术。50年代,肝脏手术在中国还是一个禁区,但夏穗生用自己精湛的刀术,实施了国内第一台成功的肝叶切除手术。

肝切除手术论文

1957年,33岁的夏穗生因发表中国第一篇关于肝切除的文章而崭露头角,文章详细阐述了肝门血管胆道分布规律,并受邀在全国第 7 届外科学术大会上报告。

但这仅仅是开端,在后来的很多年,以这篇文章所代表的技术为中心,肝外科治疗技术慢慢发展、成熟,同时,肝外科技术达到一个新的水平。

随着外科技术的发展,肝切除术的适应证不断扩大,虽然病变的部分可以一切而去,但总是有极限的,切了还坏,总不可能无休止地切下去吧!

no. 2

130条狗“换肝”的奇思妙想

或许因为有了这个局限,夏穗生对新的领域又开始摩拳擦掌了。既然不能一直切,那为什么不试试用好的肝换掉坏的呢?

当时,我国尚处于封闭状态,对国外器官移植方面的资料知之甚少。

1955年,国际上首先实施狗的同种异位肝脏移植实验。

无独有偶,1958年,大跃进在中国如火如荼地进行,年轻的肝外科医生夏穗生受时代感召突发奇想,在狗身上实施肝移植实验。9月10日,夏穗生将一只狗的肝脏移植到另一只狗的右下腹,手术后这只狗存活了10个小时。当时,国内尚无其他医疗机构和外科医师听过肝移植手术,这是全国第一次尝试,也是对于肝脏移植的一次实验性探索,与国际医学发展不谋而合。

肝移植术前讨论

1963年,美国施行了世界首例人体原位肝脏移植手术,存活时间为7天。消息传出,世界外科学界深受鼓舞,这其中也包括了正步入不惑之年的夏穗生。夏穗生立即系统查询英文和德文的相关资料,隔年在《国外医学动态》第10期发表《肝外科进展》一文,详细介绍了美国医学家以狗为实验对象开展肝移植实验和3例临床肝移植手术的情况,这也是国内首篇介绍原位肝移植技术的文章。

与此同时,不甘人后的夏穗生在国内开始着手准备实施狗的同种原位肝移植实验,探索肝移植的手术模式,为人体肝移植进入临床做准备。因为肝脏疾病一旦到了终末期,肝移植就是患者唯一的希望。

器官移植部分手术用品 然而,随之而来的“文化大革命”让这一计划搁浅。

时隔9年,同济医院成立腹部外科研究所(现器官移植研究所),以夏穗生为组长,杨冠群为副组长,包括组员朱文慧、李家贵、刘敦贵、胡家珍和汪素兰的肝移植小组,历年4年多时间,开始了130条狗的肝移植实验,98次预备分解实验,他对于肝移植的执念终于变成现实。他迈出的这坚实一步,揭开了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序幕。

no.3

外科医生竟练就一身“抓狗”真功夫

比起肝移植手术的未知困难,手术前的准备也是让人哭笑不得。每次肝移植实验,需要四只狗,一只作为供体,一只作为受体,另两只是“献血英雄”,而移植组既被培养成了“捕狗能手”,还要充当饲养员。捕狗是一个需要智勇双全的工作,既不能伤了狗,也不能让狗伤了自己。所以肝移植小组往往所有男医生出动,全副武装,还带着半圆形的铁叉作为工具。

大家分工明确,或攻或守,积累了一套抓狗的经验。面对“狗急跳墙”,反扑等各种情况,从最开始的被咬到后来已经能应对自如。每一次“出征”,总是凯旋而归。实验前一天下午,要帮它们“淋浴”,晚餐需要禁食。为了保证狗手术前有好的睡眠,不能“两狗一笼”,要做到“一狗一笼”,更不能让同性别的两狗住在一个笼子里。

130条狗试验记录

消毒问题也是让移植小组绞尽脑汁的。实验室有一个直径约70cm的小型消毒锅,所有器械敷料均靠它高压消毒处理。但该消毒锅的蒸汽不像临床手术室的大型消毒锅,接通蒸汽就可以高温高压消毒了,而是靠一盏煤油汽灯,所以其效率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每到实验前一天,大家必须按部就班地将器械敷料放入锅中,再通过打气口往里面打气,点燃煤油汽灯,锅中产生蒸汽升温升压,达到消毒灭菌的目的。但那时经常会买到劣质煤油,煤油汽灯经常会被煤油中的渣滓堵塞,继而熄火。所以大家时刻保持警惕,一旦熄火,马上排除障碍,重新点燃加温消毒。原本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消毒程序,由于一而再再而三的熄火,往往要延迟2到3个小时,因为器械多而容器小,每次需要消毒3锅,所以手术前的消毒几乎就需要一天的时间。

no.4

分解手术98次,130次狗的原位肝移植手术

那时,虽然美国已经公开发表论文介绍了相关情况,但许多细节并未披露,所以对肝移植小组来说,他们走的很多步都必须完全靠自己。

手术原理看似简单,供肝组取肝,受体组切肝并实施肝移植。但血管吻合顺序与要点,术中、术后生化、水电解质改变规律与治疗,凝血机制紊乱的机制与预防,术后免疫机制与免疫抑制剂的研究……一系列的问题摆在了大家的面前,这一大片“未开垦的处女地”只有通过实际操作才能一一解决。

当时,手术医生最棘手的难题就是出血,实验初期,5%的实验狗就因此而亡。夏穗生把实验狗的肝脏切下来后,创面出血如汗。现在手术各种止血器械、止血制剂样样俱全,对付出血完全是小菜一碟。当时电刀还未问世,又没有电凝刀,更没有氩气刀、等离子刀。没有止血纱布,也没有止血凝胶。怎么办?

当时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学研究记录

大家只能耐着性子仔细用细丝线一个一个点去结扎。丝线容易断,大家就必须反复打结。每次手术,从开腹到手术结束,大家结扎打结约300-400个,逐一将出血点止住。所以,这无疑是对大家耐心的巨大考验。如果是依靠现在的止血工具,80%的结扎是可以避免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验研究,夏教授发现出血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供肝失活或功能极度不良;二是受体肝被切除后,无肝期凝血机制紊乱。为此,他们与医学院组织胚胎教研组和病理教研组合作发现,在常温下肝耐受缺血时间极短,仅20-30分钟就会发生不可逆的损害而失活。但如果将缺血的肝迅速以4℃的保存液灌洗降温,就可以延长存活时间,一般可达到4小时左右。

问题发现了,可是经费有限,购买保存液又成了问题。

“自己做!”这难不倒夏穗生。于是大家参照国外的保存液的成分,与免疫教研组、同位素教研组协作,自制保存液,成功延长了缺血肝的存活时间。

受体肝的切除与移植是手术成功的关键,这也是肝移植的核心技术,所以国外文献有所保留,肝移植小组几乎花了两年的时间来探讨这一问题。例如,是先缝合门静脉还是肝脏下腔静脉?他们发现先缝合靠近心脏的肝脏下腔静脉,再缝合门静脉,可以尽快恢复血液循环,解决肠道淤血的问题,加快功能的恢复,从而结束无肝期。

问题接踵而至,手术中没有心电监护装置,怎么办?那将中心静脉压力表固定在输液架上,然后接上试管,进行人工监测。

手术结束大功告成,开放门静脉之后,狗却出现了心脏猝死,又是什么原因?肝移植小组又化身福尔摩斯,思前想后分析每一种可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通过抽丝剥茧,他们发现原来是保存液中高钾的关系。当钾离子高于7mmol/l时,就会引起严重的恶性的心律失常,会导致死亡的发生。于是他们在开放门静脉之前,先控制肝脏靠近心脏的血管,然后从下腔静脉放血100到200ml,这样就可以让受体狗免受高钾的刺激。

手术后狗肝功能还未恢复,不尽快回到体温正常,容易产生并发症。那么怎样帮助它更快回温?大家发现,18到25℃时,有利于狗快速清醒。

可是问题又来了,实验初期,受客观条件限制。手术室没有空调,武汉的冬天刺骨地冷,常常在0℃徘徊。怎么办?用煤炭生炉子给狗取暖!夏穗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曾经被调到急诊室,为了给急诊病人创造好的就医条件,他必须每天专门生火给他们取暖。没想到,这一技能又派上了用场。根据他的经验,生炉子必须分三层:纸、木棒和蜂窝煤。首先在炉膛的最下面垫一些纸,然后放入20厘米左右的干木棒。生火时,先点燃纸,等火将干木柴燃烧得较旺时,再放入蜂窝煤。大家照此方法,果然每每能顺利生火,但手术室也难免烟雾弥漫,大家眼睛、喉咙的感受可想而知。

130次狗原位肝移植手术的分析

移植小组只有最原始的激素,如何解决受体狗手术后免疫机制的问题?移植小组与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合作,用猴子开始了植皮实验,最终发现从马身上所提取的抗淋巴细胞球蛋白(alg)可以更好地控制排斥反应。

手术后的纱布、手术巾、手术衣都是不能丢弃的,需要洗涤后重复使用。夏天,大家就用手搓洗,冬天也需要血淋淋的纱布、手术巾、手术衣放进冷水中,或穿上胶靴踩洗。医生护士们个个动手,争先恐后地找事做,洗的洗,晒的晒,不到一小时,满院子挂上了纱布、手术衣、口罩、帽子……成为那个动荡年代里别样的风景线。

辛苦的努力得到了回报,98例分解实验,130条狗的原位肝移植实验,术后,狗清醒,在短期存活期间能咬物、饮水,其中也有能站立、行走和奔跑的狗一共21条,最长存活65小时。

no.5

从实验到临床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从无到有

这130条狗的实验,为临床开展肝移植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总结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手术顺序和操作方法,提高和保证了血管吻合的成功率;摸索出一套切取供肝、低温灌洗的方法,能在10到15分钟以内,使供肝中心降温到10到15℃,摸索出供肝组和受体组在时间上的配合,使无肝期不至超过2个半小时;提供了肝移植整个手术过程中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以避免发生术中不可挽救的大出血和术后不易控制的创面渗血;对选择灌洗液提供了较好的肝的电子显微镜检的科学资料。

裘法祖、夏穗生实施肝移植手术

1977年,上海第二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派了一支专门队伍来取经,夏穗生和肝移植小组毫无保留地将关键性技术交给了自己的同行。

当年12月30日,同济医院为两位肝癌晚期患者开展了肝移植手术,第一位患者存活6天,第二位术后肝功能恢复良好,先后经受了6次急性排斥反应,存活了93天,死于曲菌性败血症。从1973年9月5日夏穗生开始第一只狗的实验到1977年底肝移植进入临床,中国器官移植事业从无到有,从此起步。

1978年,夏穗生在《中华外科杂志》发表《130例狗原位肝移植动物实验和临床应用》,并在第九届全国外科学术大会上报告,整个外科学界为之侧目,并由此掀起了我国第一次器官移植的浪潮。这一成果被评为全国卫生成果甲级奖,受到首届全国科学大会的表彰。

但他的脚步并没有停止,1982 年他主持的国内首例胰腺移植获得成功;1983 年他在国内实施首例尸体供脾移植成功;1989 年首例亲属活体脾移植成功;1987年与德国协作进行《同种带血管复合组织瓣移植修复颜面部缺损》实验成功,开启国际器官移植合作先例;1995年亚洲首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成功,2006年改良术式,该项技术至今仍保持着存活时间最长的亚洲记录……

至今,同济医院的上千例肝移植和全国几万例原位肝移植都离不开夏穗生开创的狗的肝移植的技术方法。他用勤奋与智慧创造了器官移植事业一个又一个国内第一、亚洲第一乃至世界第一。

2013年,为使得更多的患者能从器官移植中获益,90岁高龄的他在遗体(器官)捐献志愿书上签字。他说:“要别人捐献遗体器官,自己不做出榜样,只讲空话,不做实事,不行。”

可以说,没有当年夏穗生肝移植小组所开展的130例狗原位肝移植的成功经验,就没有今天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辉煌。夏穗生教授从医70余年的奋斗史也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生动写照。当我们在为因器官移植重获新生的人们喜悦之时,也请致敬这位中国器官移植的拓荒者——夏穗生教授。

本文素材提供: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